期刊選 - 音樂時代

2007 July No.10
愛樂大百科

江良規博士獨力創立台灣史上第一家音樂藝術經紀機構:遠東音樂社 尋回錯失的台灣音樂史記憶系列(五)

作者 陳義雄
江良規博士獨力創立台灣史上第一家音樂藝術經紀機構:遠東音樂社 尋回錯失的台灣音樂史記憶系列(五)

摘要

緬懷國民身心健康貢獻卓著哲人─江良規博士

  自清末以降,以迄二戰,國家積弱不振,國民體羸,有「東亞病夫」之恥名。浙江奉化子弟江良規,學業優異獲保送國立中央大學農學院,因同學之鼓勵,並鑑及「強身強國」理念,毅然改變心意,考入體育系。畢業後更赴德國深造,修得博士學位。終生奉獻體育,致力體育教育,體育學理及著作,迄今無出其右者;建立體育制度、規劃各類體育活動及其全國性組織、體育建設(學校與運動場所),為國家體育發展奠定良好基礎。

  樂記云:「樂行而倫清,耳目聰明,血氣和平,移風易俗,天下皆寧」。音樂之教化功能,自古即為國人所認知。「寓澄明心智於強健體魄,方為健康人」是江良規博士的信念。酷愛音樂,服膺蘇格拉底(Socrates,469-399B.C.)體育與音樂合一哲理,不只教示學生,並躬親力行。1950年代台灣樂壇一遍荒蕪,因時勢所趨,國家社會之需,江博士挺身而出,在資訊極端貧乏情況下,逐步摸索,從無到有為台灣建構演藝經紀制度,創立史上第一家音樂藝術經紀機構「遠東音樂社」;促進國際文化交流,開啟音樂視窗,提高水準,充實國民文化生活,提昇生活品質,樂教推展厥功甚偉。

  衡諸我國近代史,兼綰體育與音樂,對國民“身”“心”健康貢獻之巨,江博士為第一人。然而,未逾一甲子短短的歲月,體育界尚有門生故舊出版紀念集感恩懷念,音樂界卻因受惠者的攬功掠美、政府相關機關的失察、音樂文史工作者的失責,致歷史失真,江博士功蹟被掠奪,遭無知眾音樂界後輩所遺忘,令人深深感慨!

  7月8日,屆江良規博士逝世40週年,緬懷先賢,特為文釐正史實,以表崇敬之忱。

空中交響樂團臨台獻演

  1950年代的台灣尚處於接受美援的貧窮境地,經濟力的薄弱,使音樂藝術無力成長、發展,音樂園地一遍荒蕪,樂壇上景況淒涼。市面上與音樂相關的書籍寥寥無幾,屈指可數。也沒有音樂雜誌傳播音樂資訊、傳遞音樂知識、提供音樂新知;沒有國際一流音樂家蒞臨獻演,只有零零星星本地音樂家辛苦自辦的音樂會與學生成果發表會。當時即使是全台首善的台北市,連一個像樣的音樂演出場地都沒有,更甭奢談美好的音樂廳。在這種狀況下,台灣沒有演藝(Performing Arts)事業,當然更不會有藝術經紀制度,沒有音樂藝術經紀公司、經紀人的存在。

  1955年「空中交響樂團」(Symphony of the Air)在美國國院的文化交流節目項下,由名指揮家約翰笙博士(Dr. Thor Johnson,1913-1975)率領,巡迴亞洲演出,台灣為其演出行程之一站(註1)。這個當年聲望高居交響樂團「至尊」地位的樂團來訪,立刻凸顯了台灣音樂水準、環境落後的窘境;沒有音樂經紀制度、沒有經紀機構、沒有經紀人,沒有人能夠承辦這項演出業務!

  攸關國家顏面,再困難的問題也要解決。昔日台灣在威權獨裁體制下,政府好辦事。空中交響樂團的演奏會,就在蔣夫人(宋美齡)贊助下,由她領導的「中華婦女反共抗俄聯合會」簡稱『婦聯會』)主辦。音樂會就在蔣夫人授權,婦聯會一聲令下,動員政府機構與民間人士,通力合作,順利的舉辦了這場極具台灣音樂史意義,對台灣樂教推展產生深遠重大影響的音樂會。

  為了慎重辦好這場音樂會,動員了台美二國許多政府機構和音樂專業人士,主辦單位特別成立了一個委員會,分配各委員分擔工作,名單如上所示:

遠東音樂社應運而生

  這一場令台灣愛樂者感動,刻骨銘心的音樂會,如期順利於6月1日晚八時半在台北市三軍球場舉行。戰後到1950年代,台灣樂壇的困境、難題,因空中交響樂團的到來而被突顯,也因而啟動愛樂大眾與熱心樂教推展者的思維,在音樂會後對後續的樂教推展,產生許多重大深遠的影響。

  戰爭造成人類的悲慘與痛苦,戰後,促使各國人民與人民之間的瞭解、相互的關懷與友誼,因而蔚為潮流,國與國之間的藝術文化交流活動日益頻繁。台灣政府與音樂界迫在眉睫,燃眉之急的是繼空中交響樂團之後,美國國務院在文化交流節目項下,將陸續有許多音樂藝術節目,源源而來台灣演出;法國也傳來有所謂的「文化使節」、「音樂大使」之類藝術的節目推出;德國方面也有「哥德學院」安排的藝術節目。在台灣欠缺音樂經紀機構,急需建立的狀況下,政府與民間熱心藝術文化人士,終於醞釀產生了台灣有史以來第一家音樂藝術經紀機構,「遠東音樂社」。

  盱衡當時的台灣,政府掌權者和音樂界人士,咸認為「黨政關係」極為良好(這在蔣家威權統治時代,是事業有成必備的要件),經營業務與音樂家、樂團旅行巡迴演出有所關聯的旅遊業,雖非音樂科班出身,卻酷嗜音樂,有極高鑒賞力,又留學音樂先進國,對德國的音樂演藝事業有所認知瞭解的江良規博士,是為台灣開創音樂藝術經紀事業的最佳人選。於是在音樂同好,交情匪淺的戴粹倫教授建議下,江良規博士展開了籌備工作;江博士撥出他所經營的「遠東旅行社」部分辦公桌與人員,負責音樂會的事務。

  民國47年2月1日,台灣有史以來第一家音樂藝術經紀機構「遠東音樂社」(FAR EASTERN ARTISTS MANAGEMENT)正式宣告成立,開始業務營運。

  為紀念「遠東音樂社」成立,特別在2月20日起,一連四天舉辦四場音樂會,計有:美國著名男中音瓦菲爾德(William WARFIELD)演唱二場、法國小提琴家傅尼爾(Jean FOURNIER)演奏一場(註2)、美國鋼琴家哈羅德•康(Harold CONE)演奏一場。

  事實上「遠東音樂社」在正式掛牌成立前的籌備階段,就以「遠東旅行社」(FAR EASTERN TRAVEL SERVICE)名義承辦過六項九場鼓起台灣音樂熱潮,極具音樂史意義的重要音樂會了:

I.大提琴泰斗彼雅蒂葛爾斯基(Gregor PIATIGORSKY, 1903.4.4-1976.8.6)演奏會。

  美國國務院文化交流節目。1956年10月3日晚八時,假台北市國際學舍演奏一場。安可(Encore)時,一曲丁尼庫(Grigoras Dinicu,1889-1949)的「霍拉斷奏曲」Hora Staccato)其超絕技巧出神入化的演奏,令全場聽眾瞠目結舌,嘆為觀止。返美談及亞洲樂旅,在台北演出時,大師丟出一句令當時的台北人感觸良深的話:「我在倉庫裡演奏!」

II.美國女高音史蒂蓓爾(Eleanor Steber)獨唱會。

  大都會歌劇院女高音,1957年赴日演唱順道來台,3月23日演唱一場。

III.旅美著名男中–低音(Bass-Baritione)歌唱家斯義桂演唱會。

  1957年8月20日斐聲世界樂壇的歌唱家斯義桂,接受教育部長張其昀頒贈中華民國史上第一枚藝術金章。在夫人李蕙芳鋼琴伴奏下,舉行五場演唱會。其中二場由教育部主辦,招待外賓與各界首長,23、25、31日晚八時在台北市中山堂舉行三場演出,屬營業性質,由江良規博士的「遠東旅行社」主辦。

IV.「世紀之音瑪麗安•安德森(Marian ANDERSON)演唱會。(註3)

  被指揮泰斗托斯卡尼尼讚美:「妳的歌,真是百年難得一聆!」的美國黑人女低音瑪麗安•安德森於1957年在美國國務院文化交流節目項下,巡迴亞洲演出。10月1日晚假台北市中山堂演唱一場,風靡全台。

V.義大利男高音殷芬天諾(Luigi INFANTINO)演唱會。

  1957年11月28日、12月3日在台北市國際學舍演唱二場,由安吉羅•坎坡里(Angelo CAMPORI)鋼琴伴奏。這是台灣音樂史上第一位義大利歌唱家來台演唱。

VI.美國豎琴家維多(Edward Vito)與長笛家羅拉(Arthur Lora)聯合演奏會。

  1957年12月7日台北市中山堂演出一場。此外於1957年1月也舉辦了三場轟動一時的美國「舊金山芭蕾舞團」(San Francisco Ballet)演出。以及戴粹倫、戴玨英父女和鄧昌國等國內小提琴名家的演奏會。

遠東音樂社創辦人─江良規

  遠東音樂社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一家音樂藝術經紀機構,在台灣音樂演藝史上居極重要的地位。其創辦人江良規博士,為原本荒蕪的台灣樂壇,開闢出一條演藝活動的大道,在音樂資訊貧乏的情況下,逐步摸索,從無到有,為台灣建構了演藝經紀制度的初胚,對台灣的樂教推展,厥功甚偉。

  江良規博士對樂教貢獻卓著,但他並非音樂科班出身,本行是體育,同樣的對我國體育界的貢獻,也有不可磨滅的功蹟。民國三年,江良規生於浙江省奉化縣。國立中央大學體育系畢業後,赴德國留學深造,獲萊比錫大學博士學位。

  民國43年為籌備參加第二屆亞洲運動會,江良規出任全國體育協會總幹事。45年6月「體協」改選,周至柔將軍當選理事長,江良規任總幹事。47年周志柔任台灣省主席,改選鄧傳楷任理事長,江良規仍任總幹事。多年來總理全國體育事務貢獻良多。諸如體壇制度化、全國性各類運動組織、體育考試,莫不為其一手規劃。三軍球場之興建、台北市體育場之設立、台中體專之創校,亦均由江博士籌備完成。

  推展全國體育事務的同時,江良規博士也畢生服務教育界,曾任國立師範學院(湖南藍田)、中央大學、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等校體育系教授、系主任。有關體育之著作甚豐,《體育學原理新論》《運動生理學》(商務印書館出版)普獲讚譽,於體育學理與著作論述方面,迄今仍無出其右者。

  江良規博士是典型的少說多做,踏實勤奮的工作者。一生集教育工作、體育與音樂推展,以及旅遊事業企業經營於一身,雖是能者,卻也因為多勞,終致積勞成疾,於民國48年辭去全國體協這項勞累的職務,以減輕工作量。1965年,江良規博士病情日趨沈重,家人希望他摒棄所有工作,專心養病,乃繼辭去全國體協總幹事之後,把遠東音樂社全部業務與股權交卸贈送給常從旁幫忙參與音樂會事務的張繼高。江良規博士於1967年逝世。

遠東音樂社繼承接棒者─張繼高

  張繼高於1965年9月1日接手,開始經營遠東音樂社,直到1983年6月辦完「維也納兒童合唱團」的音樂會後,就宣告自演藝事業退休,並結束經營演藝經紀事業26年的「遠東音樂社」之業務。

  根據資深音樂家叢書「張繼高〈無心插柳柳成蔭〉書(黃秀慧撰文,時報文化出版)記載張繼高出身新聞界,1949年6月隨國民政府來到台灣。剛到台灣,因舉目無親,借住在中央社一位上司在台南的家中。曾因受李朋匪諜案牽連,繫獄93天。

  1950年12月,任「台灣新生報高雄分社記者,採訪路線是跑高雄港務局、海關及海軍區。工作之餘,向高雄美國新聞處借來一本兩千多頁的英文音樂大辭典,作為自修的依據,埋首苦讀,佐以貝多芬莫札特蕭邦、布拉姆斯等大音樂家的唱片,培養出日後對音樂的深厚喜愛。

  1957年辭去新生報南部版工作,遷居台北,轉任香港時報台北辦事處記者,開始以筆名「吳心柳」為中央日報寫「樂府春秋」專欄,為聯合報寫「樂林廣記」專欄。

  1958年主持中廣「空中音樂廳」節目。二年後赴香港,任香港時報副總編輯。1962年任「徵信新聞」(中國時報前身)駐香港特派員。

  1963年張繼高由香港返台,離開報界進入中國廣播公司,擔任節目部副主任一職。

  接掌遠東音樂社之後,隨著在媒體界的地位步步高升,張繼高展現開創新局的旺盛企圖心,除了遠東音樂社的演藝節目之外,也陸續創辦了《音樂音響》、《音響技術》(後改名《高傳真視聽》)雜誌,成立「樂友書房」出版音樂書籍,走入與之前筆者所主導主持的「愛樂」系列機構─「愛樂音樂社」(後改組為『樂府音樂社』)、「愛樂書店」(出版『愛樂文庫』與『愛樂叢書』等音樂書籍、樂譜近百冊)、《愛樂月刊》(音樂雜誌)─相同的樂教推展途徑:「以有聲的音樂活動補文字宣揚之不足,相輔相成推展樂教。」

  到1970年代,台灣已經濟起飛,脫離貧窮,一躍而為世界經濟大國,工商繁榮,社會富庶,人民因此開始著重休閒生活。胼手胝足為台灣音樂活動和藝術經紀事業披荊斬棘,開創道路及建立制度的「遠東」,其草創時期困難時代已逝。工商發達、富庶的社會給了音樂藝術事業存活的空間:企業贊助文化藝術活動回饋社會的觀念,也已深植前瞻企業主之心,政府也制定了各種獎勵贊助制度、措施,提供了演藝事業前所未有,得以蓬勃發展、得利的環境。於是高舉鐮刀要收割品嚐美果的後起經紀公司,如雨後春筍般林立,指不勝屈,演藝經紀事業界進入春秋戰國。這些急功近利的後起經紀公司、演藝事業從業人員,為了搶攻票房與商業利益,紛紛使出渾身解數,不擇手段的攔截搶奪有利可圖的演藝節目、提供不實的資料,做不實的宣傳,使媒體的報導失去了愛好音樂藝術閱聽大眾的信賴。早期創立的「遠東」與「樂府」因長期相互尊重、營運理念的默契所產生建立;雖不成文、無形,卻彼此恪守的「行規」,遭到破壞殆盡!當「遠東」曾經首舉辦、營造美好形象、聲譽,頗具商機的某外國舞蹈團,再度來台獻演,卻被截奪主辦權的事件發生時,張繼高先生表示:「只要是好的節目,誰辦都一樣。」話是說得寬容、坦然,卻也透露幾許無奈。

  也許這些演藝界亂象,使張繼高對演藝事業原來高張的興致為之索然。也或許是他的媒體專業受到重視,逐漸回歸本業,位居報業與影音傳播界要津。工作之繁重,使他漸感無法兼顧而於1983年結束遠東音樂社的業務。台灣史上第一家,最重要的音樂藝術經紀機構走入歷史。

檢視錯失,尋回音樂史實

  當遠東音樂社歇業,張繼高宣告自音樂藝術經紀事業退休時,教育部特別隆重的予以表揚,電視台除新聞報導之外,還製作特別節目播出,報紙頌揚之文章,更是連篇累牘,齊聲讚美這位台灣史上第一家音樂經紀機構「遠東音樂社」的「創辦人」。1995年6月21日病逝時,更獲得總統褒揚令,備極哀榮。

  在歌功頌德、眾讚歌聲中,卻迷失了音樂史實,真正拓荒開闢台灣音樂藝術經紀事業之路、建立制度,創立第一家經紀機構「遠東音樂社」的江良規博士,長久以來,因為沒有人提起、談論,沒有文史工作者能公正的評定其貢獻,因而早已被遺忘;出身媒體,受惠接棒的繼承者張繼高,不只沒有釐清事實,還以創辦者自居,導致社會國家認知錯誤,反倒成了眾所皆知的「創辦人」。

  一般頌揚推崇文章有違事實,失真誤差,尚可等閒視之,攸關史實的政府文件、傳記,則須嚴予檢視推定。總統褒揚令中,明確書名「張繼高創立遠東音樂社」。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策劃,行政院文化建設委員會指導,時報文化企業股份有限公司出版,黃秀慧撰文的傳記《張繼高》書中(P.025-026),有這樣的記載:

  ⋯「空中交響樂團」⋯到台灣來演奏,當時的台北居然沒有一個民間機構能夠承辦,結果還是由政府單位⋯把活動辦成。當時一位經營遠東旅行社的企業家江良規,因為通洋務與人脈廣,陸續以旅行社名義承辦了之後的幾場音樂活動。包括1956年的帕特高爾斯基大提琴獨奏會⋯對音樂充滿飢渴熱愛的聽眾反應熱烈⋯顯示出民眾對精神饗宴的熱烈需求。

  在這樣的背景下,與江良規相熟又有遠見的張繼高便提出了開辦一家音樂經理機構的建議,江良規欣然接納。於是台灣第一家音樂機構「遠東音樂社」便在1958年2月1日正式成立了。兩人合股,江良規負責資金財務的調度,張繼高則是決定音樂單,慎選節目和負責宣傳⋯。

依據此摘錄文錯誤的記載,逐一釐正於下:

  I、空中交響樂團臨台獻演的詳細正確情況,本文開頭已有詳述,不再重覆記述。有關「空中交響樂團」來台演出更詳細圖文並茂的介紹,請參閱本刊第三期「歷史迴廊」專欄文(P.044-049)。

  II、與江良規相熟又有遠見,提出開辦一家音樂經理機構的建議者不是張繼高,而是有音樂同好,同樣留學歐洲,交情匪淺的戴粹倫教授(當時台灣音樂界龍頭,身兼中華民國音樂學會理事長與最高音樂學府師大音樂系主任二要職)。建議、敦促的時間點不是1958年,而是在空中交響樂團演出後不久。

  出生河北天津的張繼高,1949年6月隨同國民政府來台就一直居住高雄,任職新生報南部版記者。江良規則是浙江奉化縣人,播遷來台即定居台北。1950年代,交通建設落後,台灣南北交通主要靠速度緩慢的老式火車,北高一趟要花去一整個白天。來自中國二個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行業,不同的社會地位,分居台灣南北兩端,兩地交通極度不便,要相識已難,如何「熟知」?實則江、張二人認識在1957年張繼高轉任「香港時報」台北辦事處記者,遷居台北之後。江良規頗讚賞張繼高撰寫的音樂會報導文,邀宴而相識。在獲悉張繼高家庭生活清苦之情,一向有「篤友誼,尚道德,自動接濟朋儔緩急之需」(註4)美德的江良規,慨然提供在廈門街的房屋免費供張繼高一家居住,與其得意弟子湯銘新為鄰(註5)。而遠東音樂社早在籌備階段的1956年,就已開始舉辦音樂會了。

  III、黨政關係良好,社會地位崇高,江良規擅用人脈,與相關政府機構通協調,取法先進國家,終於為台灣建立起音樂藝術制度的初胚,雖非完美,仍待改善,卻已依法可循,乃結束籌備階段,於1958年2月1日在遠東旅行社原址,另外掛牌,正式成立「遠東音樂社」。

  IV、從以「遠東旅行社」的名義義舉辦音樂會,到正式以「遠東音樂社」正名營運,都是相同的地點、相同的辦公室與相同的人員執行業務,一切順利。江良規事業有成,財力雄厚,即無需增資,又何需邀約家庭經濟不寬裕,受到江良規資助、照顧(註6)的初識後生小輩合股?

  V、傳記《張繼高》作者黃秀慧以「一位經營遠東旅行社的企業家」、「因為通洋務與人脈廣」來形容江良規,似乎在顯示江良規只是不懂音樂的生意人形象,來合理化江良規「負責資金財務的調度」,張繼高則是「決定音樂單,慎選節目和負責宣傳」。

  實則江良規雖非音樂科班出身,卻是音樂熱愛者,有極深厚的音樂知識與高超鑑賞力,在中央大學求學時代,就曾擔任該校音樂系合唱團指揮。畢業後在音樂的先進國家德國留學,在音樂演藝(Performing Arts)方面較之國內樂人見多識廣。識者皆知,江良規音樂造詣較之張繼高,只高不低,更何況結褵德京柏林的愛妻周崇淑是一位音樂家,與張彩湘、張彩賢兄弟並列為早年師大音樂系著名鋼琴教授。女兒江輔庭則是傑出的鋼琴家,曾在戴粹倫指揮「省交」(今之『國立台灣交響樂團』前身)協奏下演奏貝多芬第四鋼琴協奏曲

  音樂專業人才、財力兩不缺,1956年就已開始順利舉辦音樂會。何需在二年後接納受到照顧者的建議,與之合股?

  VI、與「遠東音樂社」掛牌正式成立的同一天(民國47年2月1日)出版的《音樂雜誌》第四期(發行人:桂華岳、社長:蕭曉夢、主編:錢愛其)有一篇「為紀念遠東音樂社成立」的報導(P.30全頁),全篇無一字提及張繼高,更無所謂兩人合股之報導。張繼高與江良規合股創立遠東音樂社之說,為所有協助參與過遠東音樂社事務的江良規之故舊門生,一致嚴辭駁斥。

  VII、黃秀慧撰文《張繼高》31頁:「在遠東音樂社草創初期,維持並不容易,辦公室就設在台北市懷寧街遠東旅行社樓上⋯」的記載是錯誤的。

  1950年代以前,台灣沒有音樂藝術經紀這一行業,因此遠東音樂社不被認為是一種能夠營利的企業,因而草創時期,為節省人力與財力,只能寄生於遠東旅行社,地址並非「懷寧街」而是「開封街87號」遠東音樂社成立的開幕四場音樂會節目單上皆有明確註明(參閱圖片)。後因旅行社業務擴大,原址不敷應用而遷移到懷寧街36號,寄生的遠東音樂社當然也隨同遷移。

  「音樂雜誌」創刊於1958年10月15日。之前,為預告《音樂雜誌》創刊,配合斯義桂的演唱會,特別出版一本「斯義桂先生回國演唱特刊」,除介紹斯義桂在國際樂壇的成就、演唱會樂曲簡介,也有記者會的描述;全場記者會只有斯義桂與江良規倆人幽默的對話,沒有張繼高的存在。《音樂雜誌》記者以「神情瀟灑,談吐雋永」來形容。斯義桂告訴記者他是「回國看看多年睽違的老朋友」老朋友江良規成了他的經理人。回國接受教育部頒授藝術金章、舉行演唱會,全是江良規促成經辦的。這顯示了江良規不只是「通洋務,人脈廣,經營旅行社的企業家」,他是雅好音樂,「雅愛聲樂之學」(註7),與音樂家為友,高品味,社會地位崇高的人。他不只「負責資金財務的調度」也是「決定音樂單,慎選節目和負責宣傳者」,整個過程獨獨不見張繼高,從未見過任何江張合股的報導。

神話•神化

  《張繼高》書,「神奇的音樂魔力」項下(P.28-29)有如此記載:

  ⋯1960年「波士頓交響樂團」來台演出時,國民大會正在中山堂開會,張繼高居中協調,居然使國民大會休會三天,讓出中山堂的場地;美國「空中交響樂團」來台在三軍球場演出時,他也有辦法勞動治安單位在總統府旁的博愛特區管制交通,禁止車輛通行,以免車聲干擾了演奏。⋯⋯

這些都是不實的記載,駁詰如下:

  I、空中交響樂團於1955年6月1日晚八時半在三軍球場演奏一場。當晚總統府、三軍球場週邊的確有嚴格的交通管制。其實不勞負責演出音樂專業事務的戴粹倫教授和美國新聞處官員Lin Arison的事先提議交通管制,治安單位也會自動實施嚴格交通管制,因為在那獨裁威權統治戒嚴下,三軍球場內有蔣介石、宋美齡、眾多政府高官和許多中外使節在場聆賞演出,為了安全考量,情治單位、特勤人員,早就在音樂會之前做好萬全的音樂會場安全檢查與嚴格的週邊交通管制了,還須要當時尚遠居高雄,屈身報紙地方版記者的張繼高遠道來台北,去說服促成嗎?

  II、1960年波士頓交響樂團在美國國務院文化交流節目項下被安排來亞洲巡迴演出。這個樂團要訪台演出傳聞已久,一度因為此間感到接待這樣一個擁有115位團員的龐大樂團,有些困難,無人敢於負責主辦,因此波士頓交響樂團放棄台灣行程,先到韓國、日本演出。可是卻在此時,韓國發生暴動、政變,要推翻李承晚總統,因動亂而全國戒嚴,無法接納波士頓交響樂團,該樂團遂又與曾主辦空中交響樂團的婦聯會接洽。蔣夫人獲得這項消息,立即答應。波士頓交響樂團在中華民國婦聯總會與美國新聞處聯合承辦,委託遠東音樂社代辦下,於4月29、30日晚上8點在台北市中山堂演奏二場;其中一場為婦聯會慈善募款義演。

  在中山堂舉行音樂會並不是很困難的事;民國35年10月馬思驄、47年7月,保加利亞籍Peter Nicoloff都在中山堂指揮「省交ㄩt出了。在蔣家威權獨裁統治下,蔣夫人授權婦聯會,一聲令下,不要說國民大會休會三天,就是休會百天也沒什麼問題,還須要借助那時無論在新聞界、政界,或社會地位都不是很高的張繼高去居中協調休會三天,讓出中山堂場地嗎?何況,1960年已任職〈香港時報〉副總編輯的張繼高,波士頓交響樂團來台演出時,他人在台灣嗎?(註8)

  此外,該書記載1957年張繼高由高雄遷居台北後。開始為中央日報寫「樂府春秋」專欄,為聯合報寫「樂林廣記」專欄,是「開台灣音樂評論之先河」(P.118),也是很離譜的錯。因為他在這二個小方塊專欄,只是提供一些音樂資訊(例如:『美年青指揮家洛林馬吉爾』、『布魯塞爾國際小提琴賽冠軍系一南美青年』)、音樂家小故事(如:『蕭邦之死』、『修曼與克萊拉』、『鑲寶石的指揮棒』⋯),與一般音樂常識(如:『漫談喝采』、『交響詩』、『協奏曲』⋯)而已,少有評論。如說音樂評論,遠早的不說,就近而言,和張繼高一樣幫忙江良規辦理音樂會事務的彭虹星(註9),早在張繼高遷居台北之前,已在當時的大華晚報任職,專欄撰寫音樂評論文了。「開台灣音樂評論先河者」,絕非張繼高。說張繼高「開台灣音樂評論之先河」簡直是侮辱了許許多多台灣音樂先賢!

  上述「張繼高」書中的記載,率皆依據張先生生前的口述或執筆文章撰寫。黃秀慧女士未做查證工作,因此,錯誤之處極多,非關音樂之誤,我們可以不管(例如:徐蚌會戰張繼高前往採訪「認識了當時的裝甲兵司令蔣緯國先生,兩人成為好友」即是錯誤,當時裝甲兵司令為徐庭瑤),音樂史實必須釐正。我們肯定張繼高先生對樂教推展有所貢獻,我們也體諒親友對他的愛護推崇。但是「凱撒的歸凱撒」,史實真象歸於歷史,尋回錯失的台灣音樂史記憶,是嚴正刻不容緩的事。

(本文並不代表本刊立場)

註1:美國國務院國際文化交流節目“ANTA”(全名為THE AMERICAN NATIONAL THEATRE AND ACDEMY)項下,派遣「空中交響樂團」巡迴亞洲演出。詳閱本刊第3期P.44-49「空中交響臨台獻演文」。

註2:姜•傅尼爾是以法國政府「文化使節」身分巡迴亞洲各國演出,其生平簡介,請參閱本刊第8期P.41註6。

註3:「世紀之音─瑪麗安•安德森自傳」中文譯本於訪台翌年元月出版,分上下二冊,列入筆者執行編輯之「愛樂文庫」,由當時名記者戴獨行翻譯。

註4:摘自《江良規博士紀念集》。

註5:師大體育系研究所教授,昔日著名籃球教練。江良規博士最虔誠的學生之一,早期「遠東」音樂會的申請、登記手續皆由其跑腿執行,為江博士得力助手。

註6:江良規與余紀忠為中央大學同學,因江良規之推介,張繼高得以於1962年進入余紀忠創辦的「徵信新聞」(中國時報前身),並獲高升。

註7:摘自江良規博士紀念文P.104斯義桂「江良規先生哀辭」文。

註8:「民國49年(1960)4月13日,他(江良規)因奔忙於維也納音樂院合唱團的來訪而病倒台北賓館⋯那時我在香港工作就在他病發後,波士頓交響樂團⋯決定來台北演出,⋯」摘自江良規博士紀念集張繼高文P.83。

註9:彭虹星隨國民政府播遷台灣後,考入政工幹校音樂系。任職大華晚報,以專欄撰寫音樂評論文聞名,與高雄劉星並列為「南北雙星」。曾任中國廣播公司音樂節目編審、「省交」秘書。著有「音樂郵票的故事」等書。他是較張繼高早長期幫忙江良規的遠東音樂社事務者。

載入中
刪除
OMUZIK 全古典音檔僅提供 30 秒試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