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選 - 音樂時代

2008 May No.20
人物特寫

六月, 演奏廳有場旅行 ADDICTED TO……專訪.長笛家 林仁斌

作者 連芯
六月, 演奏廳有場旅行 ADDICTED TO……專訪.長笛家 林仁斌

摘要

  六月,林仁斌安排了一場名為「長笛旅行家」的長笛獨奏會,曲目上遊歷了匈牙利、美國、巴西、威尼斯等地,而他創新以長短笛吹奏《流浪者之歌》,並將皮亞佐拉的《大探戈》首度改編為長笛版本,亦像極了一場長笛音樂出走的歷險……

  我對「旅行」一事困惑已久。

  我身邊總是有人,出於真實的渴望也好、逞逞口舌上的虛榮浪漫也罷,老是吵嚷著要旅行、想流浪。旅行的樂趣在哪?帶來的撫慰在哪?或如歌曲唱的,意義在哪?我一向討厭長途車程,討厭旅行總容易讓滿滿的行程搞得忙碌得很;我討厭一陣走馬看花後,唯一真正留下的僅是相紙上的殘影,討厭沒有那麼多朋友願意換了場景,卻仍舊慢慢地喝咖啡、散步、聊天。後來,我逐漸一點一滴真切感受到旅行的好,但為何多數人對旅行表現得如此渴切?我仍無法明述。

  於是,說是採訪,其實我別有私心,想聽聽林仁斌怎麼說他6月份在國家演奏廳辦的那場旅行,看看我能不能意外中獎,將旅行的本質摸出點什麼端倪。

林仁斌

  旅法期間多次榮獲法國巴黎與里昂長笛比賽演奏獎項, 並多次獲邀與巴黎管弦樂團演出及協奏演出。目前任 教於國立新竹教育大學、東吳大學、文化大學、真理 大學等校;光仁中學、基隆高中、華岡藝校等音樂班, 亦固定於台北華泰王子飯店舉辦音樂欣賞與長笛藝術 欣賞講座,致力推廣音樂欣賞教育。

長笛家 林仁斌

  林仁斌的話語流暢,人很大方,還帶點玩心。他在工作室門上貼著「內有猛犬」,提醒來訪者小心,實際上門內卻是一隻熱情迷你的約克夏;林仁斌的英文名是 James,於是「猛犬」就叫 Bond,兩者合在一起便是……嗯,007 James Bond。此外,他還是 iPod Classic 的愛用者,花上大把時間用電腦輸入音樂、裁剪專輯封面圖片、將音樂配上專輯圖片……怎麼也不嫌累,著迷的神情在臉上一覽無遺,若你有興趣,他絕對會樂於把這些技巧和心得分享給你。

  這當然是他的性格和生活背景使然。林仁斌目前主要從事教學,除了於大學任教、帶音樂班,他每週也固定於台北華泰王子飯店舉辦音樂欣賞講座,這樣一路下來,講座竟一辦就辦了6年多。我相信從事教學的人,在某種程度上更懂得傳授、懂得分享,但能以一般大眾為對象、多年來持續舉辦講座 ─ 報名人數亦有增加的趨勢 ─ 除了肚子裡要有料,想必他另有一套帶動氣氛的訣竅。

  我可以想像這樣的人能在演奏會中開出一張頗像樣的菜單,不過,開始認真覺得林仁斌可以是一趟旅途中的好嚮導時,反而是當他誠實地說出「旅行過程中不一定全然美好」的時候。

好嚮導令旅程增色

  我認為嚮導、或者是旅伴可粗分為三種,第一種僅點到為止,他帶你到某個景點僅像義務,至於為什麼要來此處,可能是因為大家都來這裡,原因他也不一定清楚。第二種會消化自己的經驗,也考量你的狀況,這種嚮導會帶你到你想去的熱門景點逛逛,也會帶你一遊他自己最愛的餐廳或小巷。第三種會強迫推銷他自己的經驗,直截了當地告訴你:「這個很無聊」、「那裡不值得一去,還是哪裡哪裡好」,而有的人的確品味獨到,但有的就是不對你的調;最掃興的莫過於碰上這般強勢的嚮導時,當他覺得有趣、你覺得無聊,你也不好意思誠實表達意見,否則好像顯得程度太低、品味不足,只能尷尬陪笑。

  演奏會也可以此作為比喻吧。有強調經典、華麗曲目的「第一類音樂嚮導」,有以溝通感覺為重的「第二類音樂嚮導」,有技巧高超、演奏風格獨特的「第三類音樂嚮導」。林仁斌便屬於第二種,同樣是他的性格和背景使然。我認為他那頗具玩心的性格,能讓他勇於嘗新,而對生活的熱情又讓他在喜好的事物上能夠全心投入。此外,豐富的教學經驗─尤其是對一般大眾的教學經驗,應能讓他深刻意識並尊重他人也有詮釋空間,同時,這也讓他了解何謂「有效溝通的語言」;因為真正能引起台下聽眾興趣的,並不是去強迫餵食老師的觀點,而是去「溝通」他所感受的有趣及美妙之處。這很像讓一個真心享受美食的人帶你上館子,即便只給食物打65分,卻可能因對方津津有味的吃相、以及彼此間輕鬆歡愉的氣氛,而感受到85分的滋味;但和一個最具權威的美食家上最高級的館子,卻不見得能保證盡興。

  今年六月,林仁斌設計了一趟旅行,地點在國家演奏廳,全程由東吳大學專任鋼琴伴奏翁重華擔任鋼琴,而唯一的雙長笛與鋼琴二重奏,則由妻子周欣穎同台演出。這趟旅程中共有8首曲目,上下半場各4首。林仁斌將先從貝姆改編舒伯特的藝術歌曲〈晚安〉〈小夜曲〉〈信鴿〉三段開始,並藉〈晚安〉向當晚同遊的旅伴道聲晚安。〈晚安〉是《冬之旅》的首篇,《冬之旅》在描寫一個旅人在夜晚離開故鄉後,一路上所遇見的人與事,正適合象徵這場旅行演奏會的正式啟程。

  在舒伯特的藝術歌曲之後,上半場的曲目有安奈斯可的如歌與急版,薩拉沙泰的《流浪者之歌》,杜普勒的《匈牙利田園幻想曲》作品26號。下半場由杜普勒的《美國》二重奏開始,到馬夏朵的《巴西民謠》,皮亞佐拉的《大探戈》,最後以布里奇雅第版的《威尼斯狂歡節》作為壓軸。

  從曲目安排上即可見這場獨奏會的「旅行」意味濃厚。光曲名上就遊歷了匈牙利、美國、巴西、威尼斯等地,而安排《冬之夜》〈晚安〉、《流浪者之歌》則旨在體驗意境,至於《如歌與急板》則因作曲家安奈斯可出生於羅馬尼亞、卻長年旅居巴黎的漂泊背景而入選。

《流浪者之歌》長短笛版

《大探戈》長笛版

全球首演

  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整場演奏會並不全是長笛演奏曲目,如舒伯特的藝術歌曲原為聲樂作品,《流浪者之歌》與《大探戈》則分別為小提琴大提琴的曲目,其中《流浪者之歌》與《大探戈》更為林仁斌加入自己的巧思改編,兩首曲目皆有全球獨步的嘗試,因此,當晚其實也有如一場長笛音樂從原地出走的歷險。

  薩拉沙堤的《流浪者之歌》,其實早有改編的長笛演奏。此曲在第一部分慢板旋律之後,第二部份是較為華麗澎湃的快板,在原始小提琴版本中,第二部份包含左手撥弦、右手撥弦、以及一些困難的泛音表現,幾乎較困難的演奏技巧都在此段展現。林仁斌這次將以長笛與短笛分別詮釋這兩部份,他認為短笛的表現較接近第二段快板欲傳達的效果,他還未見過其他人以長、短笛方式來詮釋《流浪者之歌》,此曲為上半場演出的重點。

  而下半場以長笛演奏皮亞佐拉的《大探戈》,則開了全球先例。《大探戈》原為大提琴曲目,林仁斌親自將此曲改編為長笛版本,於當晚首度演出,台灣樂迷將會是第一批欣賞此曲的聽眾。然而,比起大提琴音低渾厚的特色,長笛版的《大探戈》音域幅度變得很大,旨在發揮長笛的特色。此外,林仁斌提及教弦樂的老師常告訴學生,拉弦樂要像吹奏管樂器般真正地「呼吸」,才能感受到音樂,而他認為吹奏管樂就是名符其實的「呼吸」,因此以長笛表現情緒和節奏都強烈的探戈音樂,相信能別有一番風味。

旅行,尋訪更多元的可能性

  有趣的是,林仁斌最初構思曲目時,最先想到的竟也是舒伯特藝術歌曲、《流浪者之歌》和皮亞佐拉,看來,林仁斌「出走」的意圖很強烈。他表示,選擇這些曲子,除了出於他自己的喜愛,也希望能引起更多聽眾對長笛音樂的興趣。尤其在嘗試以創新手法表現《流浪者之歌》與《大探戈》時,更旨在拓展長笛音樂的可能性,想藉此呈現長笛更多元化的樣貌。

  Bingo!對於旅行一事,我想他陸陸續續給了我一些重要提示。我一直認為旅行的迷人之處在於能夠拋棄日常身分,拋不去的、或仍緊緊想抓住的,終究無法體驗旅行。這有點像是看了一場電影,在那短短的兩小時中,我們忘卻了自身,好似是螢幕中的人,能夠上天下海、飛簷走壁,也參與了戲劇化的陰謀、任務、生活與戀情。而旅行正有如一場拉長了的電影,令人得以數日數週地擺脫現實。

  但旅行的作用卻也在於滋養現實,這是從林仁斌訪談中得到的。他希望將樂曲改編得有如原先就譜給長笛演奏,因此在改編樂曲的同時,也必須回頭重新審視長笛的特色。的確,我想起旅行總是弔詭地讓我更渴切出走,同時卻也令我更懂得思念家鄉、更欣賞家鄉的美。而他那些融入原曲及長笛特色的成品,像極了經歷旅行的人們,因加入了這段旅行記憶,而有了更豐富的樣貌。

  我這才意識到,或許我們總專注於旅行當下的美好,卻忽略了旅行過後的餘韻,我們如此熱愛旅行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旅行過後,我們看現實的角度稍稍調整了,因此我們週遭的現實稍稍更動了結構,而我們的生活從此開展得更為迷人。那麼就,旅行去吧?

載入中
刪除
OMUZIK 全古典音檔僅提供 30 秒試聽